您的位置 : 首页> 情为何物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情为何物 已完结

情为何物

作者:王颖莉 小雄分类:总裁

银安大厦的顶楼,临近街道这一面那个宽大的办公室中,一个身着米灰色职业套裙的中年女子坐在玻璃窗前,一双明若秋水的双眸正向楼下观望。从大楼中走出一个少年,那少年经直上了公共汽车。 中年女子看到公汽消失在视线中,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低声说:“这小鳖犊子越来越会玩了!” 她将扔在地上的肉色丝袜拾了起来,来开办公桌的抽屉放了进去,并拿出一副没有开封的丝袜。 她一边穿丝袜,一边回味刚才那销魂的场面。 这个中年女子叫王颖莉,今年三十八岁,是银安集团的老总。 银安集团是她的丈夫李银安于1980年创建的,经过多年的努力,银安集团成为本市的龙头老大,在全省排名第三。 1985年,李银安的妻子胃癌住院,当时颖莉是个刚毕业的护士,正好她照顾李夫人。转年即1986年李夫人病情恶化去世,给李银安留下了两个女儿。 1986年8月份,李银安向年仅十九岁的颖莉求婚。同年十月颖莉嫁给了他。87年冬天颖莉生下了李力雄,夫妻俩对这个儿子视若掌上明珠,那年李银安已经四十岁。 两年前李银安的集团面临一场财务危机,四处跑贷款。一个深夜从沈阳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命虽然捡回了,但是却成为植物人,颖莉将丈夫从医院接回家中,雇了一个保姆照顾他,而颖莉依然辞去了已经是护士长的医院工作,接手了银安集团。 为了能带到款挽救企业,她义无反顾的到省里找到人民银行行长,陪他到欧洲玩了一个星期,贷来了八千万,使银安摆脱困境,半年时间就重新振兴起来。 颖莉美的无法形容,举手投足,如诗如画,一频一笑,沌然天成,老天爷实在太眷顾她了,除了给她一张美艳如仙几无瑕玼的脸孔,又赋与她一身冰肌玉肤及魔鬼般的身材丰满的双峰,纤细的柳腰,浑圆的臀,在配上一双毫无赘肉的腿,还有一对洁白滑嫩的美足。 她和儿子小雄的乱囵开始于三个月前。展开

情为何物_精彩章节试读:

       6.中年娼妇             就在第二天的早晨,李银安去世了,一家人也不是很悲伤。由于他毫无知觉的在床上躺了两年,这对于他或许是个解脱吧。             出殡后,正是晚上8点多,小雄独自一人郁闷的在街上瞎逛,不知不觉就逛到了锦山公园的门口,没有多想就进去了,顺着山道向上走,公园内的人不是很多,有几对情侣在林荫下的卿卿我我。             “小兄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小路边的树下窜出一个人来,下了小雄一跳,一股廉价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小兄弟,有什么心事,跟姐姐说说。”             是一个女人,借着昏暗的路灯仔细看,是个年约四十左右的女人,浓妆下掩盖不住满脸的沧桑,张的并不难看,就是妆化的太浓,有些吓人。             “别烦我!”小雄白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             那中年妇人紧跟了几步说:“小兄弟,别往前走了,里面没有灯,不安全,小心劫道的。”             小雄站住了,回过头说:“你心肠不错啊。”             “那是——,你好象不高兴啊?咋了让父母骂了,还是让老师说了?”             小雄摇摇头倚在大树下,中年妇人说:“咋样,让姐姐给你宽宽心吧?”             “咋个宽法?”小雄怀疑她是个妓女。             中年妇人偎了过来说:“小兄弟,你有钱吗?”             就是个妓女。“你都这个岁数了还出来混?”             “咯咯,看来小兄弟是老手啊!那我就不要弯子了,二十块钱给你口爆,加十块钱连后面都给你舔。五十块钱让你C一下,八十块钱让你走后门。”             “呵呵,阿姨,你多大了,还这个价钱?”小雄戏弄的说。             “小兄弟,你说个价,关键是我干净啊,我不是职业的,白天有正当工作,晚上出来赚点。”             “谁知道你的老1B1干不干净?这样吧,嗯……口茭,后门,最后口爆,总共五十。”             “哎哟,小兄弟,太少了,不行。”             “不行就算了!”小雄转身就走。             “别,你看你这人,咱们在商量啊。”             “没得商量。”             “唉……好了,好了,就依你了。”             然后中年妇人拉着他走进树林中,在一棵粗大的槐树下停了下来。小雄依在树下,中年妇人伸手解开他的裤带说:“看你的年龄一定不会有啥病,咱就不戴套子吹啊,等会你C我屁眼时候在带套子,好不好?”             “可以!”             “哦,小兄弟的鸡笆不小啊!”中年妇人献媚的说,用手轻轻撸动着,蹲下身躯,从随身代的包里拿出一张湿巾,小心的为小雄擦拭荫茎。             张开红唇在竃头上亲了亲,觉得没有异味,伸出舌头围着竃头舔舐,她的舌头很灵活,技巧的轻勾重舔。而在对荫茎进行口茭时候,又拿出一张湿巾为小雄擦拭肛门。             她的一举一动是如此的专业,说什么也不象是个业余妓女,“你很专业啊!”             中年妇人抬起头说:“为了更好的伺候客人,我看了好多黄片学的。”             小雄在她的脸蛋上摸了一把,皮肤还算光滑,她的手握住鸡笆的感觉也很细嫩,不象是出苦力的,难道会是机关的干部?             小雄不在说什么了只默默享受这个中年娼妓代给他的快感。她吸舔了一会儿,舌头滑过会阴在小雄肛门上勾舔。             这带个小雄的是痒和舒适。她的舌头一丝不苟的在肛门菊花瓣上来回滑动,不时的向肛门内挤,每挤舔一下,小雄的肛门就颤抖一次。             小雄想干她了,在她头上拍了一下,中年妇人抬起头问:“有干的意思?”             小雄点点头,她微微一笑,自包里拿出一个安全套,撕开包装,将安全套放进嘴巴中,又含住竃头,用舌头和嘴唇将安全套一点一点的套在鸡笆上。             她站起身来,伸手进到裙子中将内裤拉到膝盖处,双手扶住大树,屁股高高翘起,说:“我包里有一瓶润滑液。”             小雄从她包里找出了,打开盖子,倒出几滴在自己鸡笆上,然后把鸡笆顶在妇人肛门处,用力一定,竃头就挤了进去,哦,不错,还挺紧凑的。双手拉住她的胯部,下体向前用力,鸡笆又进入了半根。             “哦,你的鸡笆好粗大啊!使劲干我!我喜欢大的鸡笆。“             小雄再次用力,鸡笆整个的插入妇人的屁眼中,屁眼口紧紧夹住荫茎,小雄抽动着,每一次都使鸡笆正根没入。             “嗯……小兄弟……嗯用力……哦……在用力……使劲C我……我喜欢……哦……嗯哼……嗯……不错……就这样……嗯……嗯……嗯……嗯……嗯……嗯……哎哟……好爽……嗯……”妇人的呻吟在小雄听来不象是真的,很象是表演。             “C死你个臭妓女……嗯……C烂你大屁眼……啊……哦……干……”小雄咬牙切齿的叫道。             “C死我吧!啊!……啊!……嗯……嗯……嗯……爽啊……”她扭动身躯,屁股摆动,迎合小雄的C弄。             天上的月亮今天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连星星都少了,微风吹拂树梢,看来明天要有雨啊!             小雄干了一会儿,让她转过身来背靠大树,托起她的左腿,鸡笆在她屁眼里狠狠的抽动,每抽一下,中年妇人就配合的呻吟一声。             就这样又干了十分钟左右,小雄拔出鸡笆说:“我要出来了!”她忙蹲在地上,用手拽下安全套,张开红唇含住竃头吸吮,J液喷出,她吸食着,并舔干净鸡笆,然后用湿巾擦干净嘴巴说:“到底年轻啊,J液的味道好好吃啊。”             站起身来,提上内裤,整理好衣服说:“你真的很厉害,我真的很想让你C一下我的1B1。”她在小雄额头上吻了一下。             小雄递给她五十块钱,她收放在包里说:“今天天黑看不清,有机会白天我让你看看我的1B1,很干净很漂亮的。”她从包里拿出个纸片说:“这里有我的电话,你有时间给我打,我不要你钱,让你白C一回,我真的喜欢你的鸡笆,我还从来没有和你这个岁数的男孩作过。”             小雄没有吱声,把纸片放进口袋里。             “这么晚了,你回家吧,要不你爸妈好担心了。”             小雄听出她话里的关心,点点头说:“谢……谢!”转身往林子外走,走了五六步扭过头问:“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             “你说你没有和我这岁数的男孩作过。”             “真的!”             小雄点点头,说:“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我……叫小雄。”             中年妇人说:“小雄?!我记得了,我叫顾焕湘。”             “湘姨,我走了!”他转过身跑出了林子。             中年娼妓顾焕湘呆呆的,“C,我咋会告诉他名字呢?”             顾焕湘慢慢走出林子时候,脑子里还在想着这个叫小雄的孩子,为什么我会对他这么好感?为什么?             难道……天啊,他好象自己死去的弟弟啊!真的啊!弟弟也是这么大的时候和自己上了床,姐弟俩都是第一次。可惜弟弟后来参了军,在一次抗洪抢险时候牺牲了,那年他才刚刚二十啊。             唉………………            

情为何物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情为何物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情为何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