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永远沉睡的夜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永远沉睡的夜 已完结

永远沉睡的夜

作者:佚名分类:言情

她醒过来。身处后备箱狭小的密闭空间。她不记得那条勒住她口腔的领带什么时候被取了下来,现在她可以张开嘴呼吸。 然而周围的空气闷热,散发着一股非常难闻,令人窒息的塑料、毛毡和皮革混合的味道。汽车仍然在行驶,突然,车轮碾过路面上的一个深坑,她的身体随着颠簸弹了起来,撞在后备箱顶。肩部的剧痛令她倒抽一口凉气,泪珠滚落面颊,她的嘴唇尝到了咸味。令人窒息的热空气布满她的口腔,令她的咽喉感到一阵刺痛。展开

永远沉睡的夜_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 调教 (1)                  那天早上以及之后的许多天里,苏期待的始终都没有发生。她曾试探着问过沈辰他们是否要保持一定的见面频率,而他只是在她脸颊轻轻一吻,说他会来控制,便把她送上出租车。            偶尔苏会怀疑,沈辰是否在身体机能上有某些方面的问题。她在不甚了解SM之前,也零碎看过些言论,说有施虐欲的人多半会性无能,将自己的性欲通过其他的途径发泄。再加之他说他离异,她心里又更有些七上八下。尽管那一晚的感觉无比美好,但未被完全满足的她像潘神迷宫中被诱惑的小女孩,面对一桌看得见却不能入口的盛宴,每过一天便愈被熬煎一分。            她工作,健身,自己研究下厨,但沈辰的身影却会填满她生活的每个间隙。合上电脑的时候她会想到他,在健身房淋浴间她会想到他,切开牛油果挤好柠檬汁的那一刹那她亦会想到他。她给他发过信息,他也会有礼地回复,却不提见面的事。而她也知道,这样的态度便是拒绝。她并非初涉爱河的少女,自然明白追得过紧并非好事。只是,思念越积越多,却无法排解。也许唯一的好处是,她不再会想到她的抗抑郁药,那瓶百忧解被永远地锁在了酒吧的抽屉里。            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时间长得甚至让苏感觉,那些不咸不淡的cheap talk已不足以能够支撑起沈辰对她的兴趣。难道他们便是一夜情的关系?可那晚毕竟什么都没有发生啊。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他对她的身体难道没有一丝渴望吗?            而同时,那份思念和诱惑却宛如盘踞在她心房吐着信子的蛇,夜里她会梦见他的眉眼,梦见暖黄的灯光下他推门走进她的卧室,醒来时却四周皆空,满心失望。            这个周末她难得下班较早。公寓的暖气很足,一开门便热风拂面。她脱下大衣和高跟鞋,换上一条丝质睡裙,转眼瞥到橱架上沈辰留下的红酒还有少半瓶,便拿下来给自己斟上一杯。不得不说,他挑红酒的功力着实不错。存储五年,不算新酿,是适合女性,易于入口的甜柔,带着芬芳的果香。一杯下去,她感觉身上脸上微微发热,对镜看见其中的女人身姿婀娜,眼波流转,双颊燃起两朵傍晚的火烧云。这样的一具躯体,他究竟是哪里不满意?            她的手撩起睡裙,抚上自己的臀部。那一次的痕迹不过一周便全部消退,她的皮肤又恢复了光洁白皙如初。只是回想起那不留情面落在身上的板子,她就会感到下腹一阵一阵缩紧,扭绞着她最敏感的那个部位,溢出一股股蜜汁,就像现在。            她的手迟疑着滑到小腹,再往下,探入那道缝隙,其中早已是一片湿濡。她模仿着他的动作,抚弄着双唇和埋在之间的那颗珍珠,脑海里皆是那晚他鞭笞她挑逗他的影像,偶尔还夹杂着一些她的幻想,被他以各种姿势压在沙发地毯餐桌上,一遍一遍地要。她的手指动作越来越快,终于她呻吟即将到达顶峰,破碎的声音从口中流淌出来,带着媚意,平常时候的她听见定要脸红——            然而高潮的来临却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她抓过一张餐巾纸草草擦了擦,拿起手机,待看见屏幕上的名字却心脏狂跳。是他的电话。            她接起来,犹疑着应答。            “在干什么?”他问。            她的脸再一次烧起来。总不能实话实说。            “啊,没干什么。”她装作漫不经心,“我也下班不久,刚到家随意收拾收拾。”            她听见电话那头他长出一口气:“我前几天出差了,刚下飞机。你等会有空么?我去找你。”            她能拒绝吗?他的一句话就能让她瞬间觉得宛如节日。            “你家是在32街那边吧?”他说,“我记得好像离机场不太远。”            苏报了一遍地址。            “好的,等会见。”他挂断电话。            她环顾四周,看着自己的小公寓。她不是个讲究精致的人,也就只在周末收拾房间。一个星期下来,公寓自然凌乱不已。她匆匆忙忙地扫地整理客厅,把那些不知该归置到哪的杂物统统塞进一个快递箱里,扔去阳台。她家离机场并不远,沈辰不到半个小时就能到。半个小时够干什么?收拾房间就去了十五分钟,留给她的时间甚至不够化一个全妆。可她并不想素面朝天地去见他。她希望在她眼里自己能光鲜一些,优雅一些,能够符合dating的气氛。            然而也就是她勾勒了眉眼,画了红唇又扑上一层散粉的时间,门铃就响了。            她小跑着去打开门。他站在门口,穿着深色的羊毛大衣,身上带着一股冬夜的寒气,这个城市的冬天是冷的,他的脸显得略有些苍白,却衬得眉眼越发深邃,第一次她怎么没有觉察到他这样英俊?她想。她要帮他挂外套,却被他突然揽入怀里。            他的下巴抵着她的头顶,低声说,别动,让我抱你一会儿。            苏有些怔。但他的气息很快就环绕住她,她便安下心享受他的怀抱。她把耳朵贴在他的胸前,能听见他的心跳,一下一下。            他的手在她的背部腰部摩挲,之后便伸入了她的裙底。而这时她才意识到,她没有来得及清理自己。            而他显然也发现了这点,手指在她的腿间搅动一下便抽出来,上面沾染着一片粘腻亮泽。            “怎么回事?”他明知故问。            “我……我刚才,自己玩了。” 她小声嗫嚅。            “谁准许你的啊。”他淡淡地说。            只一秒,他们便进入了S和M的关系。她抬眼看他,却看不出他是喜是怒。他把大衣挂好,在沙发上坐下来。而她站在他面前,惴惴不安。            “脱掉。”他说。            苏身体动了动,却不敢真的动作。            他微微皱眉:“脱掉。听不懂我说的话?”            她明白了,他是有意让她羞耻。她缓缓脱掉睡裙,内衣早在回家时便解掉了,一对不算太大但饱满挺翘的乳房,纤细没什么赘肉的腰,还有仅剩一条黑色蕾丝内裤遮蔽的下身便尽数曝于他的眼底。但他仍然没什么别的表情,只是注视着她。            “还有。”他扬了扬下巴。            她咬着牙,自己把最后的遮蔽也从腿上拉下。内裤上也沾着爱液,拉出一条银亮细丝。            这些,都被他看到了。            他看着她赤裸着站在面前窘迫的样子,略感满意:“跪好。”            她顺从地跪下来。头发垂在两边,起码能遮一遮。而他偏捧起她的脸,将她的头发拂到脑后,又用手背擦掉她脸上的妆容。            “还是卸掉吧。”他说,“反正等会也是要哭花的。”            这句威胁让她微微颤抖,她不知该如何作答。            “你就是给我玩的,我怎么玩都可以。” 他又说。            她有些惊恐地看着他,像初见掠食者的雏鸟。他发觉她抖得更厉害,钳制在她脸上的手指又加了几分力度。            “把我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我就是给你玩的,你想怎么玩都可以。”她小声说。            “乖。”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脸,“沙发扶手上,趴好。”      

永远沉睡的夜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永远沉睡的夜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永远沉睡的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