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 已完结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

作者:顾知漫 方銘瀚分类:言情

黑暗,眼前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阵阵han气从脚底蔓延至全身……     顾知漫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她只知道她要逃……     对,逃得远远的……     愣愣的望着眼前一片似乎要将她吞噬地方黑暗,顾知漫突然停下了脚步,逃?为什么要逃?她究竟想要躲避什么呢?     眼前,似乎出现了一点亮光……     顾知漫走过去,眼前出现一座老旧的房屋,屋外,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女孩儿,小女孩的身旁站着一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他在和她说话,但她听不清楚他们谈话的内容了……     两人说了没几句,小女孩儿便急匆匆的跑到大门边上的花盆下面,从左边数过来第三个花盆下拿出一把钥匙……     打开门,警察牵着小女孩进屋,白云看了看一片漆黑的屋内,鬼使神差的跟着走了进去……     一分钟的黑暗之后,屋子里的突然亮起大灯,霎时的光明让顾知漫感到眼珠一阵刺痛,她下意识的偏过头揉了揉眼睛,却见开灯后的警察没有任何动作,他整个人身体僵硬,瞳孔放大、微张大嘴,一张脸写满了惊恐……     他慢慢抬起另一只手臂,指着小女孩儿头顶上方……     顾知漫顺着他指的方向抬起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脚,脚踝的位置有一个鲜红色的圆圈,红得发黑的血从女人脚蜿蜒留下,正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     滴……滴滴……     顾知漫僵硬着抬起头,那是一个被吊在电灯上的女人,女人穿着粉色的睡衣,脖子上的勒痕很深,女人惨白着一张脸,一双圆滚滚的眼珠正盯着自己……     “啊——!!”     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划破宁静的寝室……     顾知漫猛地从床上惊醒,毫无焦距的眼神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妈!妈!妈……”     “怎么了?!怎么了?!”     "知漫?你怎么了?"     哗啦一声,床帘被拉开,黄昭熙和叶冉跑到床边摇晃着还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顾知漫。     顾知漫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从床上坐起来,xiōng口剧烈的起伏着,鬓边的长发被汗水打湿贴在精致惨白如纸的脸上。     “知漫,你没事儿吧?”叶冉拍了拍顾知漫的肩膀,担忧的问道。     "没……没事。”顾知漫紧紧的捏着被子,微微颤抖着摇了摇头,用几乎快要听不到展开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_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十章 好孕医院                          “哦!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所以,其实这一切都是凶手精心策划想要冤枉张凯?”吕振一拍手,恍然大悟,“那么昨天晚上匿名打电话让张凯去送货,刻意让他没有不在场证明,也是凶手所为?”                “没错,而且,凶手这个举动,倒是给了我们更多线索。”方铭瀚轻轻扬起嘴角。                “更多线索?”                “首先,凶手既然知道冤枉张凯,说明凶手应该调查过许青青,知道她有张凯这么个情人,既然这个凶手处心积虑的调查许青青,那就很有可能留下他自己的痕迹。”方铭瀚解释道,“还有就是,那家医院。既能够取得大量强酸类化学yào品,又可以轻而易举的取得张凯的精yè样本,那名凶手的范围,已经慢慢在缩小了。”                听完方铭瀚的陈诉,吕振笑了笑,冲方铭瀚说道:“那么,方警官,走吧。”                “好。”                吕振走到街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人先后坐进车内。                “司机,到好孕医院。”吕振冲司机说道。                因为发生了杀人案,顾知漫也是一夜未眠,五点多便早早醒来,穿上外套从房间走出来,走到大厅,透过餐厅的窗户可以看到酒店的后花园,后花园并不大,但种了各式各样的植物,花园中间有一个小亭子,上面摆着茶具,倒是别有一番情志。                顾知漫本想在餐厅吃点早餐,却望见后花园的小亭子里有一个背影,看样子像是周碎琼。                顾知漫从餐厅的后门绕道后花园里,走过石板路来到亭子。                本在泡茶的周碎琼猛的转过身,先是被顾知漫吓了一跳,定睛后,她方才松了口气:“是顾小姐啊。”                “老板娘,你就叫我知漫吧。”顾知漫走到周碎琼对面坐了下来,“刚才……我吓到你了吧?”                “嗨,没事,是我自己的问题。”周碎琼笑着挥挥手,“对了,你要不要喝茶?尝尝我这刚泡的红茶。”                周碎琼拿了一个茶杯,用热水冲洗后,放在顾知漫面前,再倒满茶。                “来,尝尝。”                “谢谢老板娘。”顾知漫举起茶杯,茶还有些烫嘴,她轻轻喝了一口,“真香!”                清晨一杯热茶下肚,好像昨夜所有的失眠与不快全都烟消云散,顾知漫的心情缓和了些,再抬起头看看周碎琼,她的脸比起昨天苍老了许多,想必也是昨夜对她来说也是一个难眠之夜。                “老板娘,你怎么也起的这么早?”顾知漫问道。                “哎。”周碎琼轻轻叹了口气,“我睡不着,一闭上眼,都是那个女人死的时候的样子。不瞒你说,我从昨天到现在,才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就这两个小时,我都不知道做了多少个噩梦了。”                “那么老板呢?”                “我不想让他担心,就偷偷跑来这里喝茶了。”                说话间,周碎琼又替顾知漫倒了一杯茶。                “没关系,老板娘,如果你不愿意回想这些事情的话也不必勉强,我相信时间久了,所有的事情都会好起来的。”顾知漫安慰着周碎琼。                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眼前的周碎琼,和她实在是太像了,同样目睹了死亡,同样处在不愿意回忆也无法前进的处境,同样的失眠和噩梦,这一切都太熟悉了。对于同类人的同情和感同身受,让她迫不及待的想将自己面对伤痛的方法告诉对方。                “不,我不想逃避。”周碎琼的回答,却让顾知漫吃了一惊,“我来这里,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刚才来的时候,我正在努力回想当时的情景,所以才会吓了一跳。”                “你……不害怕吗?”顾知漫震惊的看着周碎琼。                “害怕啊,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痛苦,xiōng口像是有几千颗小石子压着,而且总感觉那个凶手就在附近,随时都会来要我的xìng命,我甚至都没有办法正常的面对我的员工们,我觉得周围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凶手,觉得说不定我也会遭到和许青青同样的厄运。”周碎琼苦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更应该面对它。”周碎琼打断了顾知漫的话,“如果我现在选择逃避,就是纵容那名凶手继续作案。哪怕我能为警方提供一点点线索,说不定也会成为破案的关键。我相信,阿海也会希望我这样做的。”                顾知漫举起茶杯的手停在空中,周碎琼这番话,着实让她感到震惊。                “而且,逃避是最蠢的办法。”周碎琼继续说道,“我知道,有些事情一时半会不是那么容易走出来,但总不该放弃走出来的那份冲动和决心。时间确实能抚平伤痛,但疙瘩始终在那,难免还会被膈应,只有永久剔除那块疙瘩,才能过会原来的生活啊。”                看着周碎琼含笑的脸,顾知漫愣住了,原本是打算来安慰她的,现在看来,被安慰的反倒是自己。顾知漫突然觉得自己那些所谓让时间抚平一切的理论很可笑,周碎琼经历这一切不过一天时间,她甚至还没有像自己一样经历过悲痛到平息这个过渡期,便已经摒弃了逃避的念头,迫不及待的想要挺起xiōng膛面对这份回忆。可十五年来,自己却从来没有想过面对。                “知漫?知漫?”见顾知漫愣着不说话,周碎琼轻声唤她。                “啊?”                “你怎么了,怎么愣住了?”                “没……没事。”顾知漫猛的喝了一口茶,“老板娘,你说的对,我支持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叫我。”                “那我先谢谢你了。”周碎琼乐了,又替顾知漫倒了一杯茶,“对了,你也别叫我老板娘了,就叫我碎琼姐吧。”                “好,碎琼姐。”                大约十五分钟车程,方铭瀚和吕振便来到好孕医院门口,推门进去,前台小姐便很热情的站起来。                “两位好,有什么能为你们服务的呢?”                “我们……”吕振正想掏出警员证,却被方铭瀚拦了下来。                “我们想咨询一下关于不孕不育的问题,请问你们这里有女医生吗?”方铭瀚笑着回答。                “女医生?”前台有些疑惑。                “我朋友最讨厌那些臭男人了,如果是男医生的话,我担心他会介意。”方铭瀚将头凑近,小声说道,“你放心,钱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要女医生。”                “哦,明白。”前台会意的眨眨眼,“我们院长就是女医生,而且在这方面是专家,她今天应该没有病人,你们等着,我现在就给你们预约。”                “好的,真是太麻烦您了。”方铭瀚笑着说。                趁着前台打电话的功夫,吕振赶忙将方铭瀚拉到一旁,小声问道:“方警官,你为什么不让我表明身份?”                “如果凶手真的是这间医院里的人,我们这么做等于打草惊蛇。”方铭瀚解释道,“最好的办法,就是扮作来看病的人。我们唯一能肯定的就是这名凶手是一名男xìng,所以我向前台要求女医生问诊,等到了诊室,我们再表明身份,既然那名医生是院长,我相信她一定会配合我们的。”                “哦,我明白了。”吕振点点头。                “两位,已经为你们预约好了,麻烦左拐坐电梯到五楼,院长在503等你们。”前台又将几张单据和病例递给方铭瀚,“这些票据你们拿好,一会一起jiāo钱,还有病例,你们填好一起拿上去找院长。”                “好,谢谢。”                拿了单据和病例,两人便来到前台小姐所说的503,推开门,一个女人正坐在办公桌上看着资料,女人看上去有些年纪了,皮肤有些发白,脸上的法令纹也十分明显。                “你们是刚才预约的病人吧?进来坐吧。”见方铭瀚和吕振走进门,女人便笑着说道,“我叫杨莉,是这间医院的院长 。”                吕振将门轻轻关上,并上了锁,杨莉见他这举动,笑了出来:“先生,你不用那么紧张,来我们这里看病的都是有些问题的,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方铭瀚走到杨莉面前,将警员证掏出来:“抱歉,我们不是来看病的。”                “警察?”杨莉有些吃惊,“两位有什么事吗?”                “我们这次来,是有件案子想来和你了解情况。”确认了门已经锁好,吕振便也走到杨莉面前,“我们怀疑你们医院现在藏着一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                “你是说有杀人犯潜伏在我们医院?!”杨莉面色惶恐,“这……这怎可能。”                “杨院长,您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吧。你们医院,是否有途径能够弄到强酸?”方铭瀚问道。                “我们医院有自己的yào剂室和专门的yào剂师,那里面有各种化学试剂,我想应该也有不同种类的强酸。”                “那么,你们医院是否有捐精和买精的项目?”                “有,我们医院是专门治疗怀孕问题的,有这些不奇怪吧?我们都是通过正规渠道jiāo易的。”杨莉像是有些在意这一方面。                “在jiāo易的人里面,有没有一个叫张凯的人?”                “这……我查查。”说罢,杨莉打开电脑,翻查了一下资料,“是有这么个人,是上个星期的事情。张凯……我想起来了!他确实来过。”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背靠暖阳,顾后方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