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独家婚宠:傲娇老公太霸道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独家婚宠:傲娇老公太霸道 已完结

独家婚宠:傲娇老公太霸道

作者:佚名分类:都市

帝国城堡矗立在森林之内、城市边缘,辉煌壮观无比,更有着令人向往的神秘感。 城堡的尖顶根根贴近天际,在夜色的勾勒下,更显得拒人于千里之外。展开

独家婚宠:傲娇老公太霸道_精彩章节试读:

      第29章 妹妹的挑衅             宫欧怒不可遏地道。             “我……”             时小念刚要说话,通话已经断了。             她看向手中的手机,无语极了,这个臭男人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             还谢罪,又不是她让他吃20桶冰淇淋的。             吃出病来关她什么事!             时小念没了睡意,匆匆从床上起来,准备出门。             医院还是要去的,她要去做一个检查,拿出没怀过孕的证明。             要尽快和宫欧划清界阶,不然这个偏执狂一定能整死她。             时小念出门,抬头望了一眼城市的天空,今天是明媚的一天。             她今天穿着宽松休闲的衣裤,在宫家城堡时,她一直被逼着穿裙子,走路都没法快。             今天,一定是崭新的一天。             时小念暗暗给自己加油,然后坐公车抵达医院,没去找宫欧,而是一个人挂号,一个人付钱,然后一个人进妇科。             妇产科的病患很多,都在大厅的椅子上等着,大多数是挺着大肚子的女人。             时小念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等待。             前方的电视大屏幕上正播着某部宫斗剧,主演是她的妹妹——时笛。             周围传来时笛粉丝的激动讨论声,讨论着时笛的演技,讨论着时笛的美。             时笛确实很美。             时小念望着屏幕上那张熟悉的脸,其实她也不丑,单五官来说,她应该也不算逊于时笛吧。             只是她没有时笛眼睛里那份灵气,以及招人喜爱的Xing格。             如果她是开墙角的一株草,那时笛一定是开在盛阳下的花,沐浴在阳光中,百分百释放自己的美吸引路人。             那么美好,那么张扬。             谁能不喜欢呢?             慕千初怎么会不喜欢?以前,他只是看不见而已。             可惜以前她不懂这个道理,以为只要找回记忆,慕千初还是她的,她真是笨。             真傻。             “时小姐,请跟我过来一下。”一个声音忽然在她身边响起。             时小念转过头,就看见一张说不上熟悉还是陌生的脸,她认识,是时笛的经纪人。             时笛也在医院?             时小念有些错愕,站起来同经纪人离开。             经纪人带她走向妇科走廊的深处,在尽头处的一间门前停下,示意她进去,“时笛小姐在里边等你,她刚看到你了,想见你一面。”             在妇科等她?             时小念推门进去,空旷的办公室里,一个妖娆细长的身影背对着她站在窗前,一身香奈儿的长裙,大卷的棕色长发,清甜优雅的香水味散发在空气中。             是时笛。             “小笛,你怎么会在这里,生病了吗?”时小念淡淡地开口。             她们姐妹的关系一向说不上好或差,只是漠然。             对,是漠然。             她们之间从小就缺少交流,没有其她姐妹的亲密。             “我怀孕了,是千初的。”             时笛在窗前忽然转过身,墨镜下是一张精致妆容的脸孔,手上拿着检查单子。             “……”             怀孕。             时小念的身体顿时一僵,没有太多的意外。             时笛和慕千初那么甜蜜,怀孕……是迟早的。             “你脸色很白。”时笛摘下墨镜,大大的眼睛看向她,忽然一笑,甜甜地道,“姐姐,这么多年了,我没怪过你一句吧。到现在,你是不是可以放手?”             她的声音有着糯软的甜意。             伴随着这一句话,时笛伸手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             那里正孕育着慕千初的宝宝。             时小念定定地看着,脸色苍白,静默几秒后低低应了一声,“嗯。”             自然是要放手的。             和慕千初的过去,不管再难,她都不得不放。             她对慕千初已经说了,看来他还没告诉时笛。             “……”             时笛站在那里惊讶地看着她,很是意外。             时小念居然说嗯?不反驳?             她还准备了一堆话。             时小念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自己作了这么多年,突然不再胡搅蛮缠怎么叫人不意外。             “既然有了宝宝就好好照顾自己,工作要小心,有……有什么要姐姐帮忙的你开口,那我先走了。”时小念说道,转身离开。             一步、一步。             艰难极了。             她走向门,耳朵里反复都是时笛那一句:我怀孕了,是千初的。             眼前浮现的却是少年时,慕千初一次一次牵她手的画面。             时间带走一切,也改变一切。             “姐姐,希望你不要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时笛的声音忽然在她身后响起,“我已经忍你这么多年,我忍够了。我爱千初,如果你再来纠缠,不要怪我不念姐妹之情。”             这好像是时笛第一次对她说这么重的话。             真是忍够她了呢。             时小念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妹妹,淡淡一笑,“不会,我不会再纠缠,你安心养胎。”             说完,时小念想走,时笛却又开口,“姐姐,在我面前,你何必装成这样呢?我可是最了解你的人。”             她的声音忽然就少掉一丝娃娃音。             “……”             时小念站着没动。             时笛将墨镜丢到一旁,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爸妈总说你Xing子乖巧,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一个抢妹妹男朋友的人。只有我知道,你一直都是表面清纯,天生反骨,特别想强占一切,根本不是突然变了Xing格。”             表面清纯,天生反骨,特别想强占一切。             “你什么意思?”             时小念问。             “我爸妈是因为久不生育才收养你,但你一到,我也紧跟着出世。爸妈把更多的关爱给我,你就拼命地扮乖巧、扮好女儿,想赢得爸***爱。可是没用,我才是那个亲生的。”时笛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小时候每次妈妈抱我,你在角落里那眼神有多恶毒?”             “……”             时小念有些愕然地看向她。             小的时候,自己是嫉妒过爸妈偏爱妹妹,没想到在时笛眼中成了眼神恶毒。             被忽视的人,就连嫉妒羡慕的资格都没有么。             “后来,千初到我们家,你主动照顾他的一切,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吗?”时笛冷笑一声。             “……”             “你不是关心千初,你只是想要占有一个人,要有一个人是你的,陪着你,你不想孤单而已!”时笛说道,“我看过你的日记。”             她偷看自己姐姐的日记,竟这么理直气壮。             “……”             时小念站着,身体愈发僵硬。             千初的事她没办法否认。             年纪小的时候,谁会喜欢一个沉默寡言的瞎子?             可她太孤单了,所有人都喜欢时笛,她孤单得迫切需要温暖,慕千初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             她去照顾慕千初,她去讨好慕千初,把自己变成他命中最重要的人。她以为这样,她就不会再孤单。             但到最后,她还是被抛弃了。             就像爸妈,有时笛后就把她放在一旁。             “可能老天都知道你的心机不单纯,所以千初手术过后就把你彻底忘了,他恢复视力,他恢复正常人的审美,他爱上我……”时笛继续说道,言语中有着骄傲。             心机不单纯。             因为她最开始的目的没有那么纯粹,所以这是她的报应么?活该被忘记。             “你说够了吗?”             时小念听不下去,转身要走。             时笛突然从后一把攥住她的手腕,修得长长的钻甲深深地陷进她的腕中。             “姐姐,慕千初他是我的。”             时笛强调。             “……”             时小念甩开她的手,看着手腕上掐出来的印子平静地道,“你不用一再强调,这只会显得你底气不足,好像你也没把握抓住慕千初一样。”             “你……”             时笛皱眉,却反驳不出来。             她就是讨厌时小念这一点,话不多,但一出口总是直中要害,伤人至极。             时小念打开门离开,时笛的经纪人在外面等着。             见到经纪人,时笛忽然想到什么,一张脸上又露出笑容,优雅地走上前,朝经纪人道,“拿一封请柬给我。”             “好的。”             时笛把烫金的精致请柬直接放进时小念的拎包中。             时小念沉默地看着她的动作。             “我和慕千初这个月月底结婚,作为我的姐姐,你应该出席,我不希望被媒体说我家不和。”时笛笑着说道,一张脸尤其出众美艳。             “……”             时小念没有说话,转头离开。             怀孕。             结婚。             双喜临门,多好。             喜的不是她而已。             “姐姐,你那么会耍心机,少一个慕千初也没什么,再找个盲人天天照顾他不就好了?”时笛的声音传来。             随后,时小念听到那经纪人轻蔑的调侃,“那得不让他动手术恢复视线,不然又白忙一场。”             “呵呵。”             安静的走廊里,两个人的笑声刺耳极了。             时小念咬紧牙关,头也不回,一步一步往前走,步子没有一点杂乱,她不让自己有一点软弱的迹象。             没关系。             她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需要有个人陪着。             这条路再孤单再寂寞,她也可以一个人走下去。             时小念回到妇科门口继续一个人等待,安静地等待着,目光黯淡,没有一丝光彩。             当护士叫到她时,宫欧的电话突然打进来。             “时小念,你敢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你人呢?”             宫欧不悦地低吼。             和时笛刚见过面,此刻的时小念脑子一片空白,拿着手机没有多想便道,“我在医院。”             和他在一家医院,不在一幢大楼里而已。             “那你还不快滚过来?再给你30秒。”             宫欧的吼声恨不得刺破她的耳膜。            

独家婚宠:傲娇老公太霸道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独家婚宠:傲娇老公太霸道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独家婚宠:傲娇老公太霸道 阅读全文